kittyrechel

允在双性脑洞系列3-补充线关于那些往事

在中在孕期里就特别爱东想西想,有的时候会回忆起当年的事情。尽管之前的检查医生说初步看孩子一切都是健康的,但是DNA的测定结果仍然要等到一周之后才能拿到。因为这个,他突然想起来他的小时候,他不可避免的想到如果这个孩子也会是那样要怎么办。被这种情绪所纠缠的在中突然决定给自己的爸爸打个电话。
“喂,爸爸你最近好吗?”“我身体好着呢,你呢?你已经是5个月了吧?身体好不好?累不累?允浩他在你那边吗?你自己一个人行吗?”“我一切都好,没有什么不适的感觉,就是容易累,允浩已经过来陪我了,我自己一个人能照顾好自己的。”“那就好啊,你能好比什么都重要。”“爸…我想问你一个事情…”“说吧?怎么了?支支吾吾的做什么?”“您当年为什么会把我捡回家去?毕竟我…”“这个啊…中儿啊,我这个人虽然是个农村的粗人,但我信命,我觉得,也许是命里注定的吧。其实,当年一开始也真的没想过会有后来这些的…”
(叙事开始)
1989年1月26号的公州,还很冷,马上就是农历新年,家家户户都在准备过年,平日里路上没有多少人,只有来往匆匆的行人显示着这里的人气。这时候一个生面孔的年轻女人带着一个孩子走进了这个地方。她看着并没有多大,身边的孩子看着也是很小,穿的很严实,远看过去像一个球。来往的几个行人看见生面孔不免多看了两眼,但是最近马上过年,来往串门的人也有,大家也没有太关心,各忙各的去了。这个年轻女人神色看着很紧张,不知道在忧心什么。她在路上徘徊了一会,终于在一个小吃店门口停了下来。她带着孩子走了进去,只要了一碗拉面,和孩子分食。店家老板是位妇人,看着她带着小孩子,也眼生,便过去搭话。年轻女人含含糊糊的应付着,并没有说什么,只说是来附近找人,别的便不再说了。吃完拉面,她拉起来孩子,转身就出去了。等出了店,她蹲下对着孩子说:“妈妈去找车子接我们回去,在俊你在这里等妈妈,不要跑好不好?”叫在俊的小孩子脆生生的说:“似(是)的妈妈。”年轻女人站起来,像是痛苦又像是解脱的看了孩子一眼,向着离开的方向走去,头也不回。在俊傻傻的看着妈妈的背影,天真的以为妈妈真的去找车子了,却不知道从这一刻起,这个女人再也不回回来了。
金奉贤一早上出门去买东西,临近年关家里需要的东西很多,他一直忙到下午的时候才回到家里。他先往小吃店赶,毕竟有些东西是要补充给小吃店的。就在他快要到小吃店的时候,金奉贤看见自家店门口有一个眼生的小孩子。他怕是谁家来串门的孩子走丢了,连忙下车过去看。
下去一看发现是一个长得白白净净的女孩,穿的倒是很多,但看着像是在这里站了很久,都冻得有些发抖了。“小朋友啊,你是谁家的啊??”小孩子哆哆嗦嗦的说“我在等妈妈,她找车子接我去了。”这时候小吃店旁边的一家人过来偷偷的和金奉贤说“上午一个年轻姑娘过来把孩子留下这里人就走了,估计是不想要的,女娃娃嘛,那个妈妈看着年纪也不大。”金奉贤看着可怜的小孩子,又想起了家里的八个女儿,突然就有些不忍,于是就和小孩子说“叔叔抱你去屋子里等妈妈好不好?外面太冷了。”小孩子看了看金奉贤,想了想说好。金奉贤立刻把孩子抱起来,进了小吃店里。
一进店里,金奉贤就招呼妻子弄一些热乎好消化的食物过来,然后把孩子放下,问他叫什么。小孩子含含糊糊的说“叫在中(俊)”“哦,在中啊,你先吃点东西,你妈妈一会就回来了。”说着把妻子弄的吃食喂给了孩子。趁着孩子在吃饭的时候,金奉贤走到后面去和妻子说“听隔壁家说是上午一个年轻妈妈扔下来的,你有印象吗?”“啊,我记起来了,一个陌生姑娘自己带着孩子过来说是找人,却也没说找哪家。”“这么小一个女孩子大冷天的扔在外面,也是够狠心的。”“你当谁都向你,女儿全给养起来?你打算怎么办?家里那么多孩子可养不起了啊。”“可这也马上过年了,往哪里送?要把孩子冻死在外面吗?”“那你说?”“先放家里,等着过完年去村子里别人家问问看有没有想抱的。”“行吧,这孩子也是可怜哦…”
夫妻俩的讨论告一段落,出去看,孩子已经吃完了东西,坐在门口盯着外面看。金奉贤过去问孩子“在中啊,你多大了?”“3岁了,快4岁。”孩子一本正经的说。“你妈妈可能今天不一定能来接你了,叔叔抱你回去睡觉好不好?”“可是妈妈还没有来…”“明天妈妈就来了,妈妈走的有点远,等明天就来了。”说着金奉贤哄着孩子回了家里。进了家里女儿看见爸爸带回来一个孩子上来就问“爸,你这是从哪里弄回来一个孩子啊,还是女孩子,谁家亲戚吗,长得好可爱。”“不是啊,是有人留在家门口的,这么冷天不能让孩子在外面呆着啊。”“爸,您还往家里带孩子啊…”“你说什么呢?你去翻一下,找一件小号的旧衣服来给妹妹穿。”“哦,知道了…”
金奉贤把孩子交给妻子,让妻子帮忙给孩子洗漱。自己转身去屋里打算给孩子收拾一个睡的地方,就先让她和秀英一起睡吧。正当他收拾东西呢,突然妻子的一生尖叫传来,他想是不是孩子出了什么事情,赶紧过去看看。
一进门看见妻子一脸的惊恐,忙问怎么了。妻子没说话,指了指孩子的下身。他仔细一看,发现孩子是个男孩子。他便说“是个男孩子啊,长得太秀气了,我给当成女孩子了。这怎么了?”他妻子这才说了一句“不是啊,你仔细看看。”说着把孩子抱给他,金奉贤抱着孩子仔细观察之下,终于发现了问题“怎么…是这个样子…这孩子也太可怜了啊…”妻子叹口气“不怪那个妈妈把孩子扔下来,确实没办法养啊”“先养着吧,这样子也送不走,先让孩子安顿下来。”
说着,两个人给孩子换了衣服,又给洗了一洗,送到秀英的房间和秀英说“这是弟弟,好好照顾他。”“弟弟?不是女孩?那这旧衣服也不合适啊。”秀英惊诧这么秀气的孩子居然是个男孩子。“没事,先穿着,等过年后再说吧。”金奉贤还在考虑要不要留下孩子,倒是秀英先提起来“那家里要留下他吗?我们还有一个弟弟了??”“不忙,等年后问一问吧。”金奉贤说着就离开了。秀英看着小小的孩子,突然起了兴致,问他“你叫什么?多大了?”“在中(俊),3岁了,马上就4岁啦”秀英想着这孩子也太小了,没办法和自己玩,便失了兴致,把孩子领到床边,让他自己呆着,转身回去看书去了。
另一边,金奉贤夫妻俩讨论起来孩子的去留。“这孩子你真打算留家里?”“不留怎么办?送出去也没人家会要的,毕竟…不如就留家里当个男娃养着。”“就你会当好人,家里这个样子,怎么养?”“八个都养下来了,多一个也就那么回事儿。”“你说我的命怎么就那么苦,生了八个女儿不说,好容易遇上个男娃还是这个样子。”“你怎么能这么说?女儿们也很好啊,遇上在中这孩子这也算是缘分了,总不能真让孩子死在外面吧。”“哎,这可怜的孩子…”
于是,孩子被留下了。金家的10口人最终接受了这个意外的来客,姐姐们虽然对于突然出现一个这么小的弟弟感到不适,却也没有表现出厌烦的情绪。没过多久,金奉贤托了关系给孩子上了户口,改了姓,叫金在中,生日由于问了好久孩子说不清楚,只说自己马上过生日,估摸着也就这一段时间的事,就定了遇见孩子那天做生日。尽管这当中有着巨大的乌龙,比如其实他叫韩在俊,只是口齿不清才会被听成在中;比如其实顺着1月26号再往后9天的2月4号就是他的生日,正好是他的4岁生日。就这样,韩在俊的生活结束了,金在中的命运在这一刻开始了。
金家对于在中采取了放养的姿态,家里的姐姐们开始还不太理解为什么弟弟穿着她们的旧衣服,后来多多少少都知道了些,对弟弟虽然依然不够亲密,但是总归有一些怜惜在里面。尽管很多时候家里人不清楚如何面对在中,但金奉贤仍然觉得留下在中这个孩子是他做的最正确的一个决定。村子里的人对于隔了这么多年金家领了一个男娃回来养的态度是他家终于开始担心老了没人养老,毕竟都是女娃娃,可谁知道金奉贤的内心一早就有一个隐约的感觉,这个孩子最终,还是要离开他送到一个爱他的人那里。不得不说,金奉贤的直觉真的准。当金在中开始在从首尔打回家里的电话里频繁提起那个叫郑允浩的男孩子的时候,他终于知道,他的孩子,这个意外而来的有那么一点不完美的孩子,终于也到了离开他的时候了。
(叙事结束)
“所以爸爸你才会那么容易的同意我们啊…爸爸,谢谢您。”“傻孩子,你虽然不是亲生的,但是总归是自己的孩子,哪有会不想孩子好的父母呢?我当初不同意是怕他不够坚定伤害你,幸好,允浩是个好孩子,你也是好孩子,你们俩个现在好好的我就放心了。没想到啊,当年把你领回家的时候你还是个小团子呢,现在啊,自己要有一个小团子了。”“爸,等孩子生下来您要多来看看他/她。”“一定的。中儿你要记住,不论孩子如何,它都是一种恩赐,也许它来的不如你的预期,但当他来临就是你的责任,你和允浩一定要好好的照顾这个孩子,他要比别的孩子更不容易。”“我知道了爸爸,我一定会的。”
结束了和爸爸通话的在中突然觉得自己之前的烦恼不值一提,差不多是庸人自扰了。这个时候允浩从外面回来了,带着一身的疲惫,看着却很高兴。在中突然理解了爸爸说的那些,不管发生什么,只有有允浩在身边,一切困难都不再那么不能面对。他开开心心的和允浩拥抱,说起来那些爱人间的私语。东京美丽的夜景在窗外摇曳,又一个等待新生命降生的夜晚…

评论

热度(2)